流火

不定期丢摸鱼w

八、风纪糟糕和后院起火大概也差不多

        是这么一回事情。
        毛妃喜欢提子,喜欢得不得了。
        然后这是个好孩子,知道有东西要大家分享,于是提着提子上蹿下跳的毛妃就成了宫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房上吃提子呀!——」
        「哼又?w」
         然后当着皇帝的面剪了一串提子——最小的那三分之一放到果盘里,在皇帝反了你了小兔崽子的眼神中不情不愿地把那三分之一换成三分之二以后,拿着剩下的一又三分之一串提子一溜烟地跑了。
        「越越吃提子啊——」
        「 ^_^ 不。」
        「拉稀吃提子啊——」
        「拉你妹!」
         毛妃一闪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凳子溜出了希妃的房间,黯然神伤。
          为什么没有人吃提子呢,嘤。
          是不是我分享的方式不对啊。
         「瞧这光艳的色泽,这美好的线条,这来自天上的宝——」
          「不买导游姐姐我们不买。」希妃朝着窗外扔了一张桌子。

          除了吃提子,毛妃还有一个爱好,和奶妈吵架。
         被吵架的秋妈也有一个爱好,爱笑。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可以称之为爱好的东西,至少皇帝在认识秋妈之前是这么想的。
         这天,虽然喜欢吵架但是关系很好的两个人一起去找皇帝和希妃玩。
         路上又吵了起来。
         然后这两个人就面不改色地敲开了皇帝寝宫的门进到里面接着吵架,把开门的希妃和坐一边的皇帝晾在一旁。
         神情自然得皇帝以为这是她们的寝宫。
        「所以凭什么一毛的鸭蛋就没有两毛的好了,你不能看不起一毛的鸭——」
         「等等。」
         「——蛋噫房sang你怎么在这?」
         「……你猜吖w。」
          「哦我们本来是来找你们玩的居然自己吵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秋妈就这么笑起来了。
            笑了半天不见停,毛妃也看了这半天忍不住拖着人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声音由近及远。
          毛妃把人拖回自己寝宫,一寻思不能放这丢人现眼又把人拖出来,皇帝耳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声由远及近。
          毛妃把人带去了东边秋妈的卧房,哈哈哈哈哈哈哈声由东至西。
          毛妃又觉得这样也不妥又把人拉去了西边的太医院,哈哈哈哈哈哈哈声由东至西。
        皇帝扶额叹气。
        所以风纪糟糕和后院起火都是要亡国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嗯状况是非常惨烈的呢,第一个长侧芽没多久就会枯萎,下面的叶子也在变黄失水。
第二个直接大把大把地掉叶子然后茎折了。
女王花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总之她变得有点丑,下面叶子也在变黄,完全没有变红。
虹之玉也是新芽死光光,最开始三颗只剩一颗了。
查了查好像这土不太好养多肉,但是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比较好。
真心感谢您的帮助|•ω•`)

七、是时候请个神来治治你们了

        今天的狗皇帝也忧郁着。

        事发过程是这样的。
        今日,晨,狗皇帝发现自己心情谜之不太好,于是打算去找希妃闹一闹。
        希妃淡定看着小说把头靠在皇帝懒肉上拱着玩,一切都是那么正常悠闲而舒适。
        如果狗皇帝没有走神把账本拍在希妃脑袋上的话。

        后果可想而知。

        「唔哦汪——」皇帝滚来滚去。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哪里没有她都不给狗抱惹呜呜呜——等等你谁?!」
        
          来人一身松松垮垮的长袍,双颊坨红,眉目之间透着一股祥和之气。
         「啊,」皇帝耳朵抖了抖,「请问是哪路神仙?」
         「嗯,好眼力。」来人,啊不,来仙点了点头。
          皇帝心说呵呵正常中年人才不会从窗户飘进来。
          「看来你一统天下也是有理的。」
           总之是不肯说是什么仙了对吧。
          「虽然,待在宫里对人生是,一种浪费。」
            还有朕早就觉得你断句好奇怪了。
          「啊,一种浪费。」
            为什么要重复。
          「浪费啊。」
            哦凑你还要。
          「浪……」
          「嗯浪费,然后呢?w」
            仙人满意地点点头,云袖一舞。
          「但皇宫里的土壤啊,是很好的。宫外,的土啊,特别,特别的。」
            等等土壤?
          「特别的,黑。黑得你闻一口就会被黑得昏过去。」
            哦等朕理理这错乱的五官使用法。
            然而仙人没等皇帝回过神已然踏云而去了。
             
            上午皇帝要去找越妃对账本,本来是个繁琐的工作,今天却意外的顺畅。
            「大概是因为我太可爱了 ^_^ 。」和皇帝一同走向东北殿的越。
            「嗯嗯对对对越越超绝可爱w。」
            「……太正经地夸我很羞人啊 ^_^ 。」
              难得看到越妃吃瘪想要再调戏一番,皇帝眼前却突然飘来几丝七彩祥云。
             「此时,我们就面临选择,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然后皇帝看着出现在路口的神仙无语凝咽。
             再然后她看着神仙云袖一抚,看着她说,「不,你错了。」
            ……朕错哪了。
             「是向心中的方向转。」再次腾云而去。
             ……哦。

              会来东北殿,是因为洁洁公举义正言辞地告诉皇帝,自家男人要看好,不要让他出去撒野。
            虽然皇帝觉得那个皇后根本不叫撒野,那叫放养。
            但是她还是打算去看一看。
            顺便闹一闹。
            啊这好像是不可以说出来的事情。
            于是皇帝推开了东北殿的门。
           「冰天!!!——」
           「——你不要朕了吗!!!」
            正在演算题的冰天猫躯一震。
           「至至你听我解释!!!」
           「——是这题不讲道理啊喵!!」以猫首抢地尔。

            闹了半天皇帝心情愉悦地跑了出来。
            然后。
           「是先加,红色药水,还是蓝色,药水呢。」
            哦……
           「水呢。」
            ……凑。
            你还朕曾经美丽无云的心情。
            「不,你错了。是一起加。」
             呵呵。

              春天过了,就是初夏,对皇宫的后花园来说,就是属于荷花的季节到了。
             下午,皇帝躺在木船上伸了个懒腰,任其穿梭在接天的莲叶间。
             「啊,清静w。」
             「你倒si清净咧。」划船的毛妃咬牙。
             「不是你让朕带你出来玩的嘛?w」
             「话si这么suo哦……嘛也蛮好玩的辣。」毛妃放下船篙,拿着一篓子桑葚在湖里漂洗,看着从船边渐渐蔓延直至消失的紫红色。
             「呵,玩得挺好。」另一艘船破开莲叶,是希妃和越妃。
              「哦爱妃忙完辣w,」皇帝端着刚刚洗好的桑葚,「来吃水果w。」越妃赶紧跳过来安慰那个被欺负的毛。
              就在这悠闲自在的日常打闹时刻。
              莲叶上飘来几片祥云。
              「你把那个桑葚,泡一泡。啊,泡一泡。泡一泡,你就会发现,水变红了。那么,啊,那么,它就是染了色的。」
                腾云而去。
               早已免疫的皇帝往嘴里丢着桑葚,想着。
              原来是个农仙啊。
             
           

六、那么你们是狗粮吃多了

      皇帝正坐在茶桌旁边手起笔落即生风地,改奏折。
      希妃正趴在龙床上看一本民间小说,顺带周期性翻滚。啊,其实之前那么多回都忘了写,这才是希妃本来的日常形象呢。不用维持武妃面瘫形象的中午,总是悠闲的。
      「啊,不好玩,」希妃翻了个身,看向皇帝,「狗狗狗快过来陪我——!」
        嗯真是十分的悠闲。
        皇帝手不停嘴上答应着,「嗯最后两本了等会啊w。」
        于是两分钟后,皇帝抱着一本民间小说晃了过去。
       
        然后趴在了希妃肚子上。
        「——爱妃叠叠乐嘿咻!w」
        「呵。」希妃腾出一只手戳皇帝的懒肉。
        「啧啧啧w。」于是皇帝也把狗爪爪伸到希妃肚皮上,挠了挠,使之产生了伴随着嗷嗷嗷嗷嗷声音的剧烈扭动。
         呵,小样w。

       「你起来起来换个面——啊好重!」
       「啊朕的腰!」
       「「啊!——」」

       「噫什么玩意在我手上动?!居然把书放我手臂上。」
       「嗯拿着好累哒w。」
        于是又是新一轮戳戳戳挠挠挠嗷嗷嗷啊啊啊。
        
        「觉得我们秀恩爱?w」皇帝咽下希妃喂的一块肉看向毛妃。
        「那你们就是狗粮吃太多了。」希妃淡定盛汤。
         「呵呵你们咋不粗本酥让人民评评理咧?」毛妃刨着饭。
          「嗯,那就叫《高贵的朕和傻逼希妃》w。」
          「不,叫《优雅的我和脑残皇帝》。」
          「自我抬高是不好的 ^_^ 。」
          「哦,那就《脑残的朕和傻逼希妃》w。」
           「嗯,《智障的我和脑残皇帝》也行。」
             自黑都不留手太可怕了这两个女人。

         
         

五、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有什么不满吗

         「皇帝啊。」这是厨师长脑残哥。
         「……」皇帝翻了个身,毛茸茸的尾巴翘了起来。
         「陛下?」这是侍卫宫女一众龙套。
         「……」皇帝的尾巴不耐烦地晃了几下,用枕头蒙住了头。

          「狗。」

          皇帝的尾巴和耳朵颤了颤,突然坐了起来,和一干人等一起看向声音来源。

          果然是希妃呢。

          再转去看皇帝,从惊讶中回过神之后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下一秒已经出现在希妃怀里,耳朵和尾巴都在小心翼翼地颤动,终于在希妃抬手揉了揉她耳朵之后安稳下来。
          众懵逼。

          过了一会,皇帝收回了耳朵和尾巴,抬起头又是平时凑不要脸的表情,「说说吧,都怎么了你们w。」

          「来了个新人?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啊?w」
          「非要我看,行吧,在哪啊?w」

          「……噫?」

            听说人在自己寝宫的皇帝忙不迭带着人回去看这个奇葩,当然也拉着希妃。
           于是看到那个坐在皇帝床边吃着皇帝的芒果的大胸女子,所有人都惊了。
           于是对话是这样的。
          「妹子你谁w?」
          「我叫大姚。」无辜脸。
          「你为什么在这啊w。」
          「因为没人拦我啊。」理所当然脸。
           皇帝斜了一眼侍卫众,众一抖。
          「那你要留下吗?w」
          「嗯可以,你这芒果蛮好吃的诶。」说着又塞了一口。
          「朕亲自削的当然好啊w,那还是问问好了,你有啥特长吗w」
           「胸大算吗?」
            皇帝低头看了眼,竟觉得无法反驳。
            「这么喜欢吃,那做个厨娘什么的也可以啊w。」
            「不,」大姚咽下了最后一口芒果,神色难得认真了一下,「我进宫就是想被服侍嘛。」
              好吧。
           「那就妃……」皇帝瞥到希妃撇了撇嘴角,「不,嫔位好了,封号就「胸」吧。」
            哦是胸贫,啊不,胸嫔。
            胸嫔似乎是吐槽能量不够地抽了抽嘴角并没说什么。

            安顿好之后,皇帝因为有些小担心说是去两位公举那边看看,其他人就该哪去哪了。
           希妃回到大殿看到自己改奏折的案几上放着一碗芒果,一旁放着酱汁和餐具。
          这样啊。
          躲在门口的皇帝看到希妃似乎是有一点点开心的样子,勾起了嘴角。

         但是说要看公举,的确是要看的。
         两个公举都是要学习的主,皇帝刚到就被皮皮公举拉着问题了。
         「你都不问我。」洁洁公举悠悠然的声音荡漾了出来。
          皇帝眨了眨眼。
          「吃醋了?w」
          「哼谁要跟那种薄情寡义的女人吃醋。」洁洁公举矢口否认。
          哦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朕突然好想知道。
           「我觉得我什么都没做啊,」皮皮公举平静脸,「嗯对我就是什么都没做。」自我确认了一遍。
          「你不要这样挑逗我,我也是会生气的。」洁洁公举手上做题不听,放着话。
           「啊。哦?」这是平静的皮皮。
           「你也不要这样来撩拨我,我会以为你喜欢我。」
       
            哦你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呢朕还是好像知道。
        

         

四、忧郁忧郁忧郁

         众所周知,皇帝,是一条内心戏很足的狗。不要说没有众所周知,那不重要,总之皇帝内心的火车连起来可绕王朝二十圈。于是,今天的狗皇帝也自顾自地瘫在床上忧郁着。
         这就奇怪了。再划水,好歹是一国之君,有这么多闲时间来的?再说了,那几个奇形怪状,啊不,各有千秋的妃总不是摆设。
         皇帝也是有想过的。
         她最初想去想去找毛妃说道说道,毛妃说,「矮油房sang表打扰人家看民间小本本辣。」
        然后她想去找越妃说道说道,越妃说,「 ^_^ 。」
       
         老实讲,以前遇到这种事,第一个肯定是找希妃啊。
         然而。
         皇帝在床上翻了个身。
         和希妃有关的事情找谁嘛找谁嘛找谁嘛。
         朕是萨摩又不是边牧朕这样的智商怎么知道那个希在想个什么嘛什么嘛什么嘛。
        
        希妃最近不开心,不开心得连本文还没来得及写的魔音之笑都没了,整天挂着张要咬人的脸,不,是你们这群渣滓我连咬你们都嫌累的脸。
        皇帝大约是知道她为什么不开心的。
        但皇帝并不知道该怎样让她开心起来。
        于是皇帝心里就很忧郁了。

        以一条狗的智商,并没法想到解决办法,但是皇帝至少可以理解意思意思惯例把自己往希妃身上挂的时候被冷脸甩开的事情。
        反正是抖M嘛,虽然不喜欢被放置,但眼下更担心另外的问题。
        
        然后反倒是平时经常叨叨「你不要擅自撩拨我」心理成谜的洁洁公主突然幽幽地冒出了一句话,「当我学测做得还行,而喜欢的那些人没做好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对他们说,等他们心情好了再说。」
        「因为我说什么在他们眼里都是挖苦讽刺。」

         不,这不一样,嗯,其实也差不多,自己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立场。
         皇帝又翻了个身。
         可是,可是啊。
         皇帝把头埋进枕头里。
         她不开心,朕也开心不了啊。

周末,浇完水,放到了太阳下面,今天也闪闪发光w

皇帝三的下半部分

  之前我们说到哪里?哦好像是分化出了abo的事情,哎说起来都可怜,偌大皇宫,不知出了多少双A双B,比如双A的皇后御医,哦不这对是乱搞,那么比如锯毛组,哦不这对是AO,算了不举例了真讨厌。
  总之,管事组并没有管这现象,因为狗皇帝死活抱着同为A的希妃不撒手,嚎啕大哭,「爱妃我收着信息素你留下好不好你不在谁给我抱谁给我按手汪汪汪!」
  希妃想了想,叹了口气,习惯性给皇帝顺了顺毛,「行吧。」
  令人感动是不是?但事实是,在皇宫这样写作皇宫读作军团遍地出AB的地方,大家都没有去争抢稀有物种O,该AABB的还是在一起,单身O跟单身狗一样不值钱。
  于是世界说,我让你们繁殖进化结果你们都不能产生可育后代打算绝种啊,一生气,又改回了设定。
  第二天,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希妃不知为什么从梦中醒来,抚了抚额头,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猛然睁大双眼,感觉不到另一个人的气息。赶紧穿衣跑向南殿。
  如果那个人也一样的话,她一定会在那里。
  皇帝站在南殿的露台上,对着远方一点点侵蚀着黑暗的天光,然后似有感应地转头看她。
  「消失了呢,」皇帝笑到,「第二性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希妃觉得自己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的笑容了。
  「真的,太好了。」皇帝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看来不是呢。
  希妃走上前,难得地主动拥住皇帝。
  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脸埋在希妃怀里笑,露出毛绒绒的白色耳朵和尾巴。

  「本来朕都在想要不要做绝育手术了。」
  「妈的你把我之前那二两心疼还给我。」

  在一如既往的插科打诨中,新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不过ABO行不通,世界似乎还是执意要给皇宫传宗接代,于是。
  「你怎么又捡人回来了,还升级了一次捡俩。」希妃实力冷脸。
  「朕也不想啊,」皇帝在龙椅上打滚,「世界那个傻逼非要塞来的嘛,说是俩公举来着。」
  俩妹子温柔贤良大家闺秀安静如鸡,看上去还是很好的。

  都看了好几话了你肯定知道如果这么想就天真了。
  俩妹子一个是洁洁公举,一个是皮皮公举。
  皇帝首先非常好心地在安排了宫殿细软以后去看了看皮皮公举。只见其人坐在正殿中央不知疲倦地将一个个不倒翁立稳,偌大的宫殿竟无处落脚。
  「WOW干嘛呢这是?」
  「请不要打扰我内心的宁静,」皮皮公举声音平稳,目光专注,「当看到本会歪倒的东西平稳静止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会平静。」
  皇帝依样画葫芦地立了块木头,盯着看了三秒莫名大笑出声。
  这方法是有什么魔力的啊,皇帝笑得停不下来深沉地想着。
  「看来不灵。」实力装傻。
  「不,你没有成功,是缺少了秘宝。」皮皮公举目光悠远,双手奉上了一个不倒翁。
  皇帝接过来刚瞟了一眼就憋不住了笑得欲仙欲死,这个东西,黑得太毛妃了。
  不顾笑疯的狗皇帝,皮皮公举目光高深地拿起了一支狼毫毛笔,「其实我最想看到的就是这支笔能立稳不动如山如果能做到的话我就能一直平静下去,」她皱了皱眉,「但这显然是不行的,它不能一直平稳,就如我注定不能一直平静一样。」
  不打扰您哲思,皇帝想着,趁自己还没看到那个不倒翁第二眼,从这被新赐名的静远殿跑出来,去了另一个地方,打算看看另一个公举。

  还没跨进门槛,皇帝就听见了里面的声音,吓得不敢进门。
  是洁洁公举的声音。
  「你不要对我撒娇,」教育口气,声线好冷,随后听得一声冷笑,「虽然我的确是有点喜欢你。」
  然后是那个身手不错但脾气一直不好的宫女的声音,「妈的不就是吃药吗?!爱吃不吃!」

  皇帝看了看天。
  妈的世界。

爱妃那个奸臣欺负朕 二。

二、关于那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员

皇宫悠悠,要是除了管事部队就是侍卫宫女,那没拉人入伙之前宫里就这四个人吗,这设定一看就太出戏。

事实上,各妃子进宫之前,不,应该说皇帝继位之前,大家都不是赤条条一个人就跑来了。

那么就说说从皇宫出走,最近又进行谜之大回归的那一干人等好了。

有个下午皇帝正一个狗好好地从茅房出来准备回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跳脱的身影在绕着茅房跑圈,往上一扑,「哎呦,」皇帝乐了,「这不是我蓉妃吗w。」

「去去去谁是你蓉妃!本腐蓉O长一百八十米怎么可能屈居妃位呢!ヽ(`Д´)ノ ┻━┻ 」

「朕说呢出游之前还是O长二十米感情是跑出去升级哦w,」皇帝动作流畅了趴上对方的背,「嗯那不做妃子做什么,茅房守卫官吗w。」

腐蓉把皇帝整个端到面前来,义正严辞地回答,「要做太监总管。」

「诶OwO?!」

于是两个家伙陷入了沉思。

腐蓉是在想要做太监了一百八十米是有点舍不得。

这个家伙吧,如果说皇帝是暴击力担当,那么腐蓉就是蛮力担当了。原本是宫里一个特长搬砖爱好厕所的五好妹子,不过前段时间突然说王朝那么大王土那么宽,她想去看看,皇帝当然就放人自己去闯荡了。

而皇帝是在想,要什么职务不好要总(管太)监呢。

事情是这样的。

有天皇帝捡了个画风诡异的,好歹是个妹子的玩意回来——自那以后开启了皇宫分子出门捡人这项时兴爱好。那个长着招牌便秘脸单字名珂的妹子各方面都很能干省心,就是笑声一度把刚入伙的新人吓跑,好好职务不肯干非要做太监总管。皇帝也不在意表示随便咯,于是就随便地成了总监。

怎么搞?

皇帝心很累啊,这宫里连太监都没几个,总监简直是最废的职位,没想到在她看来最没用的职务是要竞争上岗的。后来两位总监说,是没什么用,要的就是这个虚名。

于是内心忧郁的皇帝决定去医务室,不御医馆看看,走到御医馆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吵闹声。

「——盛洛你真觉着你升格成御医了我就不敢打你?!」

「——来啊你真以为回来就能继承后位欺压我啊冰天?!」

「你才继承后位你想继承你去啊!再口胡真以为我不敢挠你!」

「吼?!你才口胡你自己看你的户口本啊写的莫不是皇后三个大字!」

皇帝心想皇后是几个大字你再说一遍?洛洛你数学依旧风韵不减当年十级专业水准啊。

「至至你出来我知道你在!」冰天对着门口喊。

于是本来也没指望能全程听墙角的皇帝扒着门探了进去。

「咋?w」

「我户口本呢!」

「东宫那边放着啊w。」

「……真写的皇后?」

「嗯呐w。」

冰天略骚略帅地甩了甩脑后的长发,极尽悲伤,「要我说几次,我是你男票……」

皇帝说,哦w,然后咧w?

「冰冰啊,」皇帝面色深沉,「你还知道你是朕男票,你回来了不先来大殿看朕先跑到洛洛这里吵吵你还怪朕w?」

「……果咩,可是……」

皇帝摇了摇手指说你那事儿不是朕能左右的。她说,朕登基之前你跟朕为了乞巧节逛商场打折办的交往证明还有效,一登基这不直接登记成皇后了吗。本来也是可以换人的,一问爱妃们都说当皇后多累啊还得重大仪式站桩还不如自己几个在下面嗑一包瓜子搓一圈麻将。

说到正愁眉苦脸的冰天,这人技能点满全能帅比,虽然本人,不本喵并不想认,虽然和御医纠缠不清,但是的确是这宫中的挂牌皇后没跑。

而和皇后纠缠不清的御医,是个叫盛洛的举宫闻名的好医,开方子从来都是“多喝热水多睡觉,多吃水果多撒尿”,心理治疗奉行“关你屁事关我屁事”八字箴言,妙手回春啊。爱好是在御医馆研究民间游戏新打法,就是宅。

正说着呢门口又进来一个,手上还拿着大汤勺,是御厨。

「啊,残残w。」皇帝挥了挥爪。

皇宫御膳房厨师长,大名残歌人称脑残哥,整日除了做饭唯一的爱好就是观察越妃的口味变化研究新菜,产出速度惊人。

「……找越妃的话她在后花园。」盛洛坐着顺口说。

残歌开心地哦了一声,举着勺又跑了出去。

这个残歌之所以对越妃上心至此,是有次他一不小心被锁在御膳房,本以为一晚上就蹲里面的时候,突然有人踹开了门笑得特别无辜地自言自语肚子有点饿了想吃叉烧包诶这里怎么有人^_^?

两相无言良久,最终脑残哥爬起来说叉烧包是吧有的有的特别有的跑去忙活。越妃还是挂着那张笑脸说你真好啊^_^。

于是脑残哥彻底被圈粉了。

脑残哥也不是没想过拼老命撬皇帝的墙根追越妃,但是有次撞见偷偷爬窗趁没人把宫外甜点倒腾到越妃桌上的某个黑影后就放弃了,不过那都是后话。

眼下残歌走到后花园看到的却是没打算找的人。是毛妃,抱着那只黏糊糊的甲鱼,在和另一个身影说话。

「钳子本宫警告你嗷!不要以为你是精灵就可以看不起其他生物!本宫不会丢掉蓝朋友的!」

「我说了我去海外修炼了现在我是电锯。还有我就是觉得有它在你移情别恋得太快,完全忘了我们的当年。」

「怎么会呢本宫养蓝朋友还不是为了消磨你不在的寂寞,你看你那么喜欢卖蠢本宫都不嫌弃你一看就是真爱嘛!」

「那你倒是把这鬼畜玩意扔了啊!说我卖蠢明明是因为你自己无时不蠢所以感觉不到!」

「不扔!」

「扔!」

「不扔!」

「不要吵听我讲!」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来人正是号称双球奶三代一妈奶全家的皇宫御用奶妈,秋妈。

虽然非常在气头上,中了一个不知名buff的毛妃和电锯还是停了下来,非常没创意的吐出惯例中buff喊话,「「你球大你先说。」」

「嗯我就是问问你们饿不饿看看买多少肉。」

「「不用我们吃你的就够。」」

「想死别绕弯。」

「「啊你看着办嘛。」」

「两百斤是吧我记住了。」

「「好好听人说话啊喂。」」

「我去找皇上了就说是你们想吃拜拜!」

「「……」」

「我觉得我连逼都撕不动了。」

「我也是。」

「「和好吧。」」

不约而同地击了个掌。

「火好了吗?」皇帝最后确认了篝火,站到了高处——房顶。

「咳咳,」装模作样清了清嗓子,开口,「朕没说完不许偷吃,反正也没给筷子,朕不信你们能徒手抓烧烤w。」

「虽然平时你们都天南海北地跑,好歹还知道过节时候回来坑皇宫几百斤肉w。」

「正式地说,」她勾起一抹笑,「欢迎回来,这里一直是你们的家w。」

不太寻常的讲话,但也正适合这不寻常的晚宴,毕竟元旦庆祝吃烧烤本来就不是人爱干的事。

篝火艳丽,笑声冲天,望日后年年能够相聚。